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要闻

抗战·民族记忆①沈阳九君子: 向世界“呐喊”“九一八”历史真相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时间:2020-08-18 16:01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刘芳源

  编者按:75年前,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彻底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殖民奴役中国的图谋,开启了古老中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征程。从今天起,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推出“抗战·民族记忆”专栏,通过一个个生动故事,一件件珍贵文物,追忆中华儿女抵御外侮、救亡图存的峥嵘岁月,传承弘扬伟大的抗战精神。

抗战·民族记忆①沈阳九君子:  向世界“呐喊”“九一八”历史真相

  《TRUTH》影印版和蓝色布包(现存于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2008年6月26日清晨,日内瓦联合国图书馆档案资料负责人接待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她远道而来,只为查阅一份名为《TRUTH》的历史资料。

  “这份档案收藏至今已经有76年,请问您查阅的目的是?”负责人问起。

  “它记录了一段发生在中国的真相。”

  “那您是……”

  “我是作者的孙女。”

  “您也是第一个查阅这份档案的中国人!”

  这是一个蓝色布包,岁月尘封了它鲜艳的底色,唯有红线刺绣的“TRUTH”(真相)字样依然醒目。这位中国客人名叫巩捷,她和弟弟巩辛等家人为找寻这份“真相”用了半个多世纪。

  这是一次怎样的追寻?档案的作者当年想要告诉世人什么“真相”?

  光阴流转,时间拨回到1931年,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个蓝色布包,解码其中蕴藏的历史“真相”。

  “揭穿日本侵略罪行,只有由我们来承担”

  经过负责人同意,打开蓝色布包,巩捷小心翼翼地对这本《TRUTH》进行拍照、录影……70多年后,她依然可以辨识出档案照片标注的时间、地点以及卷末祖父的签名——巩天民。

抗战·民族记忆①沈阳九君子:  向世界“呐喊”“九一八”历史真相

沈阳“九君子”

  1931年,秋。对沈阳人来说似乎格外寒冷,日本阴森的刺刀,更加剧了这份冷酷。9月18日晚10时20分,日本侵略者炸毁南满铁路柳条湖路段路轨,嫁祸于中国官兵,并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东北军北大营驻地,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一周之内,日军占领30多座城市;18个月间,东北全部沦陷……

  侵略者所到之处一片凄惨,他们放军犬咬我同胞,用铡刀杀害无辜百姓,通过建立伪满洲国傀儡政权、实行法西斯军事恐怖统治、摧残民族意识以及疯狂的经济掠夺等手段进行殖民统治,给东北人民带来无穷灾难。

  在当时中国政府代表的要求下,国际联盟组织(简称:国联)同意派出调查团,实地了解“九·一八”事变和伪满洲国真相。得知这一消息,以银行家巩天民为代表的沈阳9位知识分子,秘密组成“国联外交爱国小组”,冒死行动起来,搜集日本侵华的铁证,向世界发出中国人的“呐喊”。

  他们是著名银行家巩天民,金融家邵信普,医学教授刘仲明、毕天民、张查理、李宝实、于光元、刘仲宜,教育家张韵泠——人称沈阳“九君子”。

  刘仲明曾在回忆录上这样写道:“有些老友已去关内,奔走抗日,当此紧要关头,这个揭穿日本侵略及制造伪国罪行的抗日活动,只有由我们来承担。”

抗战·民族记忆①沈阳九君子:  向世界“呐喊”“九一八”历史真相

沈阳“九君子”使用过的相机和《TRUTH》中的日军布告(现存于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为掩盖侵华事实,日军一边实行白色恐怖,一边销赃灭迹。九位君子不仅利用自己的社会影响力,想法设法、费尽周折收集各类证据,有时还不得不借助拍照手段来“取证”。

  每次接近“真相”都无比惊心动魄。

  此时的沈阳已经是满城萧瑟,百姓更多是闭门不出,偶尔出行也脚步匆匆,有一个人的行为却与众不同。白天的时候,他总是在暗地里盯着日本兵的一举一动,当看到日本兵往墙上贴布告的时候,眼里突然闪过一丝光亮,随即悄悄地消失在街巷中。他就是时任奉天商会会长巩天民。

  一次一份证明“日军把持伪满洲国财政”的布告,就贴在了当时财政厅门口,那里时刻有日军站岗巡逻,不仅光线不足而且很难接近。

  这天为了拍照“取证”,巩天民选择在阳光最好的上午行动。他怀揣相机,偷偷爬到财政厅对面一家商铺的房顶。因为长时间的等候,巩天民腿脚发麻不慎蹬落一块瓦片。只听院内立即涌出一群“宪特”大喊“捉贼”。他赶紧爬上树枝掩着的房脊,趴好后屏住呼吸。待人群散去又过了很久,阳光刚好直射在布告牌上,巩天民瞄准时机,借助一辆汽车的掩护“取证”成功。

  对于有些日军张贴的告示,白天不便“行动”,“九君子”就等到晚上再揣着水瓶子,把告示润下来。如果不小心弄残缺了,还得想法再找。

  比告示更难“取证”的是日军直接发给伪满洲国政府的“内部”文件。往往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了解哪些文件既有价值,又有可能接近,而且必须具体到存放在哪儿、由谁来保管?掌握这些还不够,如果对文件管理员思想情况摸得不准,贸然请求拍照,很可能会被当场检举逮捕。光是为拍到一份这样的文件,“九君子”需要进行周密计划,花许多天作相关人员思想工作。

  “如果我回不来,不要去找我!”

  在惊心动魄的白色恐怖中,“九君子”秘密行动了四十多天。每聚会一次,必“各饮苦水一杯,以励卧薪尝胆之志”。当时,巩天民每次出门都向妻子交代:“如果我回不来,不要去找我!”

抗战·民族记忆①沈阳九君子:  向世界“呐喊”“九一八”历史真相

当年青年基督教堂的脚踏式风琴(现存于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九君子”除了自己行动,还把妻儿和亲戚也发动起来。青年基督教堂的阁楼是他们整理资料、翻译证据的地方。不仅因为隐蔽的环境,还缘于这座教堂存有一架脚踏式风琴——平时为唱诗班伴奏,关键时刻成为最好的掩护。每当遇到日伪特务突然闯入教堂,夫人们便弹奏起事先约定好的曲目,“九君子”听闻立即将案头的资料和照片隐藏起来,装作几个朋友在打牌,以此麻痹敌人、躲过搜捕。就这样,这架风琴掩护着“九君子”一次次脱险,也守护着他们用生命收集的证据和真相。

  向世界呐喊:“我们冒险向你们提交真相”

  “九君子”搜集到几百份珍贵材料,光是打印,就花费了8天时间。然后他们又分工合作,有人编辑整理,有人重新誊抄,有人翻译,最终形成一份400多页、文图并茂的英汉双语汇编文件,并将其命名为“TRUTH”(真相)。

  “我们冒险向你们提交或是亲眼目睹的事实,或是第一手信息,或是有充分证据的事实……在图像册中展现的某些证据,是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才得到的。”在给国联调查团的信中,“九君子”这样写道。这册文件分三篇编定:第一篇主题为“九一八事变”是早有计划的侵略行为;第二篇主题为“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东三省到处杀戮百姓,肆意侵犯中国主权;第三篇主题为伪满洲国的建立是日本侵略军一手炮制的。

  文件准备妥当,此时,还有一个特别关键、也格外危险的程序。根据国际法庭的法律原则,提供材料者必须在文件上签字,否则没有法律效应。9位君子毫不犹豫,在这份“生死簿”上郑重签下自己名字。医学教授张查理的夫人还特意为这册材料赶做了一个蓝缎子外皮,又用红丝线绣上了“TRUTH”字样。

  1932年4月21日,国联调查团到达中国。调查团所能到达之处,日军都周密布控了便衣宪兵和特务,所谓调查,几乎成为了日满当局安排的“侵略有理”汇报。“九君子”想接触调查团,简直难如登天,于是他们经过苦思,终于想出一条巧计:通过外国人转交材料。

  在文件递交中,爱尔兰传教士弗雷德里克·奥尼尔因与调查团团长李顿是旧识,于是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同情中国人民的奥尼尔接到文件时说:“如果我死了,我是为了一个伟大的事业而死的。”

抗战·民族记忆①沈阳九君子:  向世界“呐喊”“九一八”历史真相

  “虽然我们手无寸铁,却用智慧赢了没有硝烟的战争”

  1932年4月,这份揭露、控诉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东北和炮制伪满洲国的罪行材料几经辗转,终于递交到国联调查团手中。由于《TRUTH》的史料真实性,对最终形成的《国联调查团报告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32年9月国联召开了大会,听取调查团的报告书。报告其中一段这样写道,“本团在中国东北沈阳时,曾见到了一些大学教授、教育家、银行家、医学家等人士的明确意见及各种真凭实据的具体材料,证明‘九·一八’事变是无因而至,而满洲国的建立亦非出自东北人民的自由意愿,也不是民族自决。”

  1933年2月24日正式表决时,在42票赞成1票反对的情况下,通过了报告中“关于日本非法侵略‘满洲国’”的结论。承认东北三省为中国领土的组成部分,否认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是“合法自卫”,确认伪满洲国是日本违背东北人民意愿建立的。

  这是国际社会第一次为“九·一八”事变做出的正式定性,不仅拆穿了日本政府一直以来各种不实之词,将其罪行公诸于众,也在舆论和道义上获得了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民反抗侵略的支持。

  “虽然我们是知识分子,都是手无寸铁的人,但是我们用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努力,甚至用我们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做代价,来赢得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巩天民曾这样描述“九君子”的义举。

  不久,日本以抗议为由退出国联,并开展报复行动,在沈阳市内大肆搜捕知识分子。“九君子”中除张韵泠外全部被捕入狱,被施以酷刑。面对敌人的酷刑,刘仲明说道,“你们今天炫耀的辉煌战绩、胜利果实,反过来看,正是你们明天受审的罪证。”他们始终咬紧牙关,没有向侵略者妥协低头。

  “九君子”不仅喊出了中国人不当亡国奴的声音,更以智慧和胆识,向世人展示中国人坚韧不屈的气节和风骨。日本人迫于“九君子”的社会威望,又实在查无凭据,最后只好将他们释放。

  “期盼儿孙们能继承我的遗志,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

  与“九君子”一样,从“九·一八”事变开始,东北人民不畏强暴,同仇敌忾,浴血抗战。中共满洲省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先后在东北成立抗日游击队、东北人民革命军、东北抗日联军。由此,中国共产党成为领导东北军民抗日的中流砥柱。

  鲜为人知的是,其实“九君子”中的银行家巩天民,也是一名共产党员。他早已于1925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转入地下工作,成为一个真正的潜伏者。除了周恩来、潘汉年外,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1979年巩天民去世,他的儿子在整理遗物时才发现巩天民的真实身份。

抗战·民族记忆①沈阳九君子:  向世界“呐喊”“九一八”历史真相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也曾专门提起当年《TRUTH》材料一事,“九君子”和他们的后人也一直在寻找,却始终没有结果。几经追寻,半个世纪后,他们把目标锁定在联合国。于是有了故事的开头——2008年6月,巩天民的孙女巩捷在日内瓦图书馆找到了《TRUTH》原件,同时被发现的还有《国联调查团报告书》。

  2010年9月17日,在九一八事变79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九君子的后人集体将这份珍贵的《TRUTH》影印资料,捐赠给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期盼儿孙们能继承我的遗志,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奉献社会,为民为国。”“九君子”之一刘仲明老人在弥留之际留下这份遗愿。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在几十年前国家危亡之际,有这样一群人,为了真相甘愿赴死。”巩天民的孙子巩辛也会来到馆里,向参观者讲述当年的故事。在他看来,这些珍贵的文物不仅蕴含着对祖辈们的怀念,也激励着他们沿着坚定的信念一直走下去。

  绣着红色TRUTH的蓝布包、脚踏风琴、古董相机……如今,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参观者来到这些文物面前,聆听前辈们浴血荣光的传奇故事,仰望那段追寻与坚守“初心”的真相。